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教授:刺杀亚历山大二世

2018/1/30 15:05:00 世界文艺网 【字体: 我要评论()

几乎是从1855年即位就开始,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就一直在推进俄国的社会进程。在他统治期间,地方自治政府制度被采用;教育机构和武装力量都得以现代化; 司法制度的改革中引进了陪审团制度。亚历山大二世最大的改革当是解放农奴,从法律制度上结束了使两千万农民沦为奴隶的力役税。

然而一些俄国人感觉“解放者沙皇”的改革是远远不够的。农民们仍然承担着沉重的税负,警察的暴力是极其专断的。由于没有法定的机构来推进改革,也不会为不作为承担责任,沙皇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使其成了那些对于改革感到不满的年轻的激进分子眼中的——暴政的象征。

人民的意志党密谋刺杀沙皇——当时最为激进的革命组织自称为“人民的意志党”。尽管地位不高,人民的意志党的成员们致力于制造一次社会剧变,借此推翻君主政治,并将国家的财富在受压迫的阶层中重新分配。他们相信刺杀沙皇可以激起农民的起义。

截至1879年,他们曾经三次试图刺杀亚历山大二世。尽管人民的意志党比起以前的刺杀者来说组织更为严密,但起初的这些尝试并不如愿。这些革命者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去往沙皇在科里米亚夏季行宫的铁轨下埋藏炸药,结果炸错了火车。一名化装为木匠的恐怖分子点燃了冬宫地窖里的炸弹,炸翻了皇室的餐厅。爆炸中炸死了11人,而亚历山大却在宫殿的其他地方,毫发无损。

1881年,又一个计划逐渐成形。人民意志党打算在沙皇的一次礼拜日外出时采取刺杀行动。在皇帝惯常采取的路线旁边,他们租下了一个乳酪店,挖掘了一条地下通道。这样就可以在沙皇从头顶上通过时引爆炸药。为了防止万一计划失败,他们还将在人群中安排四个人投掷炸弹。

高度戒备的警察扮成卫生检查人员检查了乳酪店,但是没能发现地下通道。然而,这一计划的主要组织者安德烈·热利亚博夫在2月27日被捕了,这使得其他成员惶恐不安,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否暴露了。

3月1日下午,沙皇离开冬宫,对军队进行每周一次的例行巡视。当他沿着伊卡特林斯基运河返回时,哲亚波夫手下的人——尼古拉·雷萨科夫朝着沙皇的马车仍了一个锡铁罐。装着化学物质的罐子爆炸了,炸伤了马匹和几个过路的人,但却没有伤及沙皇。沙皇走出他那被毁坏了的马车来查看弹坑,询问受伤的人,并斥责雷萨科夫。雷萨科夫迅速地被围拢来的人群抓住。第二名恐怖分子名叫伊格纳季·格林尼夫斯基,站在很近的地方观察着。

当亚历山大走过其身边时,格林尼夫斯基引爆了第二枚炸弹。他自己在爆炸中受了重伤,而他的暗杀目标更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死也要死在家里,”受伤的沙皇被小心地抬进马车里时喃喃地说道:“冷。”不到一个小时,几千名跪在冬季行宫外祈祷的俄国人得到消息说沙皇已经去世了。

美国法哲学教授伯尔曼在其著作《法律与革命》当中指出:“诛杀一个暴君不仅是合法的,而且也是正义的。对于践踏法律的人,法律应当授权人们反对他;对于使公共权力形同虚设的人,公共权力的所有人应当狂猛地反对他。虽然有许多行为是对君王的大不敬,但是,无一行为是比反对正义本身更严重的犯罪。因此,暴政不仅是一种犯罪,而且是一种更为严重的犯罪。”(【美】哈罗德·J`·伯尔曼著《法律与革命》第343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版。)是的,当统治者牢牢地控制着公权力而对民众为非作歹时,民众是无法通过改选、罢免等合法途径推翻既有的暴君的,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采取暗杀等暴力手段,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

格林尼夫斯基在那天晚上因受伤而死亡,调查者们一直在对他们的同案犯雷萨科夫发问。警察逮捕了吉斯亚·海夫曼女士,但是没能来得及阻

12345677页 当前第:1/7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