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散文文化 >> 正文

甘男马旭:岳母轶事

2018/1/19 19:59: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岳母轶事》

作者:甘男马旭

 

难破之迷。岳母给我留了个迷。他们住甘南州政府下院的平房,我住上院的楼上,没电梯。她患有心脏病,在去世的头一天中午,我似睡非睡中看到,她拄着棍,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我面前,很清晰。蓦然,我挣扎着睁开眼后,实感不安,就领妻子王银花赶到岳父家里。岳母安静的坐着,岳父好像明白了什么,逼着问我,我什么都没回答。那个晚上的亮半夜,岳母猝然走了,没有打搅任何人。至今,我破不了那个似睡非睡中出现的迷。

 

言谈风趣。她出身农民,目不识丁,但她很有趣。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央视热播《新白娘子传》其主题歌是:千年等一回,我无悔来哎。她则按洮州方言,惹笑地唱:前面等一会,后面煅(追)上来。上世纪末,粮食不断涨价,富人能随便吃米饭,因为米价贵。我楼下住着个武山县的老头,她领娃娃去串门,人家屋里整袋子的立着米。她回来后学那老头的腔调:我问那是啥,人家买拍:都是比、都是比。她快人快语,岳父生性慢,在锅台或炉子生的火,她总是看不上,老说:架下的啥火?象星星眨眼的。接着,她会两下子闹得火焰升腾……

 

热爱劳动。她一点都见不得懒惰的人。上年纪务不了农事后,岳父就将户口申报成农转非,让其当家属休息一下。但她前半生勤奋惯了,闲坐不住,在新城镇东街新修的宅院里,就养鸡养猪。按她的话说:年底到了我的娃娃们都有吃的肉。她说话算数,一到腊月,她总是将劳动果实划分给所谓的娃娃们。可怜天下父母心!

 

看开钱物。她没有学过佛,但她对她的娃娃们,总是爱舍得,总是那样的大方。2004年,她因身体不好,我们就岳父母同时接到合作市,为了好照顾。但每到节假日,我们去探望或者去给两位老人凑热闹时,身为家属的她,常积极争抢着掏钱办伙食,不接还不高兴。总说:我的钱除了吃药,再没做的,我不花要它干啥……

 

不计得失。她没上过学,但她对付出从不计报酬。在孙子外孙童年的成长中,她都无私的默默付出;凡遇不快时,疼爱胜过对自己,可她也没有怨言,尤其爱同情弱者,常背着岳父接济施舍活得相对困难的娃娃。她晚年因心脏病,一条腿几乎失灵。但只要我们去看她,她就吃力地拖着身子,不停地忙这忙那,为我们操劳。至今历历在目,我常常禁不住想起她老人家……

 

热爱生活。她喜欢热闹,春节期间女儿女婿外孙聚集。晚上,她就给大家去准备夜宵。她往往看娃娃们唱歌、玩牌到深夜子时。她不求娃娃们完美,也不求娃娃孝敬她或帮助养老。她的幸福也很简单,就是与她的娃娃有机会同乐。她对后代,几乎是为了付出和欣赏。我常常禁不住想起她老人家……

 

呜呼,哀哉!2008年农历十月初四,她于甘南州政府下家属院平房去世。她名叫武尕妹,出生于古洮州城外南沟武家弯;土葬于老家刘旗阳山弯……享年73周岁。

 

[作者]甘男马旭。学者、作家。先后为甘南藏族自治州政府发展研究室主任、州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曾在国内为报刊发表论文及文学作品数百篇。其人文互联网可阅。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