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频道 >> 社会生活 >> 正文

遗忘十月革命,即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列宁

2018/1/26 19:34: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老田|十月革命百周年回顾:革命内部的政治蛀虫与赫鲁晓夫现象的代表性

老田 · 2017-11-10 · 来源:乌有之乡

遗忘十月革命的各项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否定列宁,这不是一个新形象,而是历史久远的特殊状况。1959年毛泽东鉴于赫鲁晓夫的表现,就作诗说过“举世劳民统主子,万年宇宙绝纷争。列宁火焰成灰烬,人类从今入大同。”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今天,我们来回顾一下此种特殊状况的传递链条。

李大钊说十月革命是“庶民的胜利”,因此,今天中国由上等人把持的机构诸如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都秉持“勿议”态度去选择遗忘,借此与庶民的胜利划清了界限。为此,我等草民就需要来认真地回顾一下了,在新华社的上等人认为李鸿章很重要的今天,我们也应该来说说十月革命的重要性。

遗忘十月革命的各项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否定列宁,这不是一个新形象,而是历史久远的特殊状况。1959年毛泽东鉴于赫鲁晓夫的表现,就作诗说过“举世劳民统主子,万年宇宙绝纷争。列宁火焰成灰烬,人类从今入大同。”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今天,我们来回顾一下此种特殊状况的传递链条。

一、赫鲁晓夫现象的代表性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间强调主要矛盾对事物性质的规定性,还强调矛盾着的连个方面中间主要方面的作用,如果用师生关系来转喻人们的思想发生过程的话,老师提出重大问题让学生不断地访问这个问题并不间断地寻求答案,则可以看作是思想史进程中间的主要方面的作用体现。

在毛泽东思考革命终究会被背叛这一重大问题并不懈怠地求索答案过程中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的和平演变思路和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是作为提出思考题的权威老师,而毛泽东则是那个孜孜不懈地寻求答案的认真学生。杜勒斯期待社会主义世界内部的变化,而赫鲁晓夫则是那个杜勒斯所期待的变化趋势的最权威代表人,这两个人促使毛泽东不得不起而思考:如何避免中国革命被背叛?

1959年“毛主席写了一首打油诗,讽刺赫鲁晓夫访美。这首打油诗是这样的:

 

西海如今出圣人,涂脂抹粉上豪门。

一辆汽车几间屋,三头黄犊半盘银。

举世劳民同主子,万年宇宙绝纷争。

列宁火焰成灰烬,人类从此入大同。

 

这首打油诗是主席的警卫员1959年12月杭州会议时给田家英看,田家英转告我的,没有广为流传,当然也没有公开发表,写作的时间大概是在毛主席同赫鲁晓夫会谈后不久。”【吴冷西《十年论战》第四章第五节】

毛泽东并不把赫鲁晓夫看作是一个孤立的个人,而是视为一种有代表性的现象,反应的是苏联社会变革到了一定程度和阶段上肯定会出现的那个代表人物。由此,就联想到中国党是否存在着同样的演化趋势,是否会在社会状况演化的相通阶段上出现同样的代表性人物。

陈晋在毛泽东诗词里有一个发现,自从1959年10月《读报诗》写作之后:“毛泽东觉得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前途,掉进了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重重包围之中,由此产生一种急迫的‘突围’心态。其晚年之作的四类作品,拥有一条共同的理路,都是毛泽东以深沉的命运感和强烈的斗争意志,播撒在‘突围’心路上枝藤般的思绪和情感。”【陈晋:“‘突围’心路——毛泽东晚年诗词辨析”,《党的文献》2003年第3期。】

苏联和中国的革命都非常强大,战胜了一切外部颠覆势力,挫败了一切敌对阶级的反对,但是,革命的内部将会如何演化,就成为革命的精神遗产是否能够代代相

1234566页 当前第:1/6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